www.78850.com
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助力国企数字化转型
发布日期:2021-09-28 16:40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网:谈及软件和信息服务行业,几十年以来发展迅猛,直到现在发展势头依然十分强劲。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主要从事什么业务?在助力软件和信息化服务发展方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张怀璘:软件和信息化从初期的办公自动化改变了大家的办公方式,到后来的信息化建设提高了我们的办公效率,再到现在的数字化,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它改变了整个商业模式,也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的主要业务是提供软件和信息化交易环节、建设环节的第三方服务,帮助业主方规范有序地进行信息化建设管理,这个行业比传统工程建设更复杂,规范性又弱很多,很容易出现价格不透明、投资效率低、利益输送、工程烂尾等问题,我们这类专业的第三方服务的介入,有助于这个产业发展更加健康。

  新华网:您刚才提到数字经济,很多人对其实际含义的理解不够清晰,您怎么理解数字经济?

  张怀璘:我理解数字经济就是运用数字化技术,以数据为基础要素,对各行各业进行改造、升级、赋能,从而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从影响广度上,它有点类似当年蒸汽机或者电的出现对各行各业的改变,各行业只存在主动改变还是被动改变,不存在会不会被改变。具体而言,一般会把数字经济分为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数字产业化,简单讲就是搞信息化、数字化技术的企业,运用他们的技术能力,以新的方式、以数据为关键要素,去涉足传统产业;产业数字化,就是传统产业的企业通过数字化技术手段,主动进行数字化转型为企业赋能,比如某地产中介企业,它通过投资数字技术实现精准定位、虚拟看房,进行自我革命,就能提高自身的行业竞争力。两者相比,我认为跨界降维打击需要资本、技术高度集中才可能成功,现实案例中以互联网巨头企业为主;所以产业数字化,也就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将会是一个更重要的话题,这些产业如果不进行自我革新,迟早会遭受跨界降维打击。

  张怀璘:信息化建设和数字化转型是关联度很高的两个东西,都是用信息化的技术手段解决问题,单纯从概念上讲,可以说广义的信息化外延是要大于数字化的,具体落实到企业层面,二者定位上又有明显不同。信息化建设一般是指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建设,或者针对某个单一的业务流程环节,以提高效率为目的的信息化建设,比如我们的桌面办公软件、OA审批系统、ERP等等,信息化建设的成效是在特定业务环节方面减少了成本或者提高了效率,对企业生产运作仅能够起到助力作用,信息化建设做的再好,企业依然可能会陷入经营困境,甚至倒闭,那是因为信息化建设并没有改变企业的业务逻辑和商业模式。而数字化转型则是以企业业务发展战略为视角,采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科技改变商业模式,信息化技术和业务深度融合,实现企业价值重塑,对企业进行组织、文化、业务模式等多维度全局性的数字化改造。检验企业数字化转型是否成功,主要是看企业是否因此提升了市场竞争力、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企业的信息化建设和数字化转型是相互关联密不可分的,前者是后者的基础,信息化建设产生的数据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要素,信息化技术是实现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手段,如果一个企业的业务流程还停留在纸面+人工的阶段,是无法实现数字化转型的。

  张怀璘:经济要高质量发展,就要求产业进行转型升级。而现在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又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契机。简单来说,就相当于蒸汽机时代已经来临,火车汽车已经发明出来了,如果企业还是用传统的马车搞运输,就必然被淘汰。很多企业虽然已经有了数字化转型的认识,但由于信息化基础、资金能力、人才建设等各方面条件制约,短期无法启动真正的数字化转型,但企业数字化转型趋势已不可逆转。对于民企而言,未来会通过市场淘汰实现企业群体的升级转型,对于国企而言,这将是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新华网:目前很多国企已经在自上而下部署落实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您认为影响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因素会有哪些?

  张怀璘:具体技术层面如何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各方观点已经有很多,以我的观察,真正制约国企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因素,宏观上主要有几个方面:数字化转型是企业从商业模式、管理理念、业务流程、组织架构、企业文化等全面自我革新的大手术,承载着企业高质量发展战略的落地。第二是人才因素。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全面的自我革新,它的实现就需要有对数字化技术、主营业务、企业管理都有深刻认识的跨界复合型人才参与,在国企里,这类跨界人才还是相对稀缺的。第三是信息化建设的基础。如果企业的信息化建设基础比较差,比如以线下流程为主,或者各信息系统存在数据孤岛,就需要先补足信息化基础设施的不足,否则难以开展以数据为核心的数字化转型工作。第四是长短期利益平衡问题。虽然成功的数字化转型可以让企业竞争力大增,发展空间大开,但数字化转型本身是个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的大工程,在实施初期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成本负担和投资风险,这种压力会让很多国企领导难下决心。

  张怀璘:谈四点建议吧:一是各位国企领导首先要加强对数字化转型这个事情的必要性、艰巨性和对企业的战略意义的认识,建立数字化思维;二是根据企业自身发展需要和自身行业特点科学决策,香港六盒采金太阳网站,通过规划引导、系统推进数字化转型,既不要畏难退缩,也不要盲从;三是消除企业内部信息壁垒,强化协同,加强数据沉淀和管理,挖掘数据价值,为数字化转型奠定基础;四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把数字化人才纳入企业人才发展战略规划,加快培育懂技术、精业务的复合型人才,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保障。希望广大国企早日通过数字化转型,提高市场竞争力,实现企业的高质量发展,作为产业链条的核心,积极践行使命,以自身的数字化转型推进产业链现代化,与民营企业一起,共同促进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新华网: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在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有什么规划和设想?张总:数字化转型涉及数字化转型规划咨询、数字技术的支撑和数据要素的获取。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会凭借自己深厚的行业积累和广泛产业连接,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全方位服务,与各路同行一起,为我们的数字经济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努力。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